商业奇才他一手主导美国史上最大规模招生舞弊案

大家还记得2019年轰动一时的美国大学申请舞弊案吗?最近,Netflix推出了纪录片“校园蓝调行动”(Operation Varsity Blues)。影片中,他们采访了一位斯坦福大学的教练,高校招生官,大学顾问等相关人员。还用情景演绎的方式重现了里奇辛格怎么帮助那些房地产大亨、名企高管、好莱坞明星、还有律师和医生等最富有的家庭把孩子送进美国大学的名校。因为很少有联邦案件涉及50多人被指控犯罪,当年案件受到大量媒体的关注。但是,因为涉案的都是美国各领域的社会名流,媒体的关注度更多的在于这些名人的回应以及他们的审判情况,而真正的幕后主导人里奇辛格并没有获得过多的关注。纪录片以情景演绎的形式展现了辛格是怎么说服那些家长通过作假把孩子送入美国名校的。情境中所有的谈话都是真实的对话,对话内容来自美国政府发布的窃听记录(部分对话考虑时间和清晰性进行了合并或修改)。

里奇辛格是一个时刻都充满能量的人,他早上4点就起床,开始跑步、游泳、瑜伽等运动。跟他一起工作过的人说,他可能一天只需要睡3个小时的觉。其余的时间,除了运动,就是工作了。他在全球都有客户,手上拿着几部手机,分分钟都在打电话和发短信。作为一个典型的工作狂,他的助理说,他几乎从来不在酒店睡觉,经常通宵坐飞机,有时候就在自己的车里凑合睡一觉。

他曾经是大学的篮球教练,后来转行做了大学申请顾问。最早的几年,他就是做普通的顾问工作,帮学生选学校,指导申文书的写作。但是,为了有更好的录取结果,辛格慢慢开始夸大,伪造学生的申请材料。比如,填写申请的时候修改学生种族,把白人写成拉丁裔或者非遗美国人,让学生享受到平权福利。在他家长的通话记录中,他简直是万能的,可以随时把学生打造成运动员,还可以替学生搞定ACT考试。

他也会伪造自己的简历,比如,他跟别人说自己是星巴克的董事会成员,没被识破的次数越多,他就越是肆无忌惮。就这样,他慢慢混进了高端的社交圈,开始推广自己的“旁门”(side doors)。在跟这些家长打电话的时候,他是这么说的,如果你要用我的旁门进哈佛,大约要120万美元,如果想要走后门,哈佛要价4500万美元。斯坦福要5000万美元。我今年要用到730个旁门。我有直接合作的学校,先到先得,选一所你想要的学校就行。他解释说,“前门”是指靠自己的能力进去,“后门”是靠捐款,但需要的金额会翻十倍。我拓展了761个“旁门,因为后门没有保障,他们(校方)只是会多考虑你一下,而走旁门是百分比百保证会录取的。

辛格能这么受欢迎,主要是他非常了解这些父母的“名校情结”。现在,父母的地位和生完会因为孩子就读于精英学校而上升。前斯坦福招生人员,乔·恩莱德(Jon Reider )说,从30到40年前开始,美国的高等教育越来越像是一种商品,是一种你可以购买的产品。入学本身成为了一种目标,受教育反而不再是目的。那么名校的标准是什么呢?在美国,常春藤是公认是最好的,但是不同学校之间的差异和学术毫无关系。 从80年代,美国新闻US.News 就开始给大学排名,他们的排名标准总结一下就是声望 “Prestige”。声望其实是来自法语的词汇,本意是人们没有意识到的事物,其实就是欺骗的意思。一位受访者说:“大学的名望就是这样的东西,是虚构的,是幻影,但人们都相信它”。

不能怪家长过分功利,美国大学也在排名的游戏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大学的入学难度大不仅仅是由人口增长造成的,大学本身也导致了这一结果。大学录取的时候越挑剔,学校的排名就越高。学校所做的一切都是千方百计提高排名。很多人认为大学录取“除了少数群体平权措施外,其他都是看成绩的” 乔·恩莱德认为“录取流程就是偏袒,各种形式的偏袒/偏见。当然有的学生完全是靠成绩录取的,但还有很多学生能入学靠的是向富人和白人倾斜的偏袒”。其中之一就是对参与小众运动学生的偏好,比如帆船、击剑和马术。

另外一种就是给大学巨额捐款。但是捐款不能保证孩子被录取,比如说,你可能签了一张三百万美元的支票,可你的孩子仍然被拒。对于大学董事会,可能要上千万美元的支票才能让他们动容。相比较而言,辛格的收费就没那么高,而且还能保证孩子被录取。相比较于上百万,甚至上千万,三十到五十万是他接触的家庭能接受的价格。

FBI的调查人员这样说,里奇辛格创建的公司 The Key 是一家盈利性的大学咨询公司,同时,他还创建了全球基金会(The key worldwide),这是一个不用缴纳联邦收入税的非营利性组织。只要家长给他的基金会捐款,就能走旁门进入大学了。这个基金会就是贿赂赃款的最佳掩护。据调查,在2011年到2018年之间,家长们给辛格“捐”了约2500万美元,用于贿赂教练和大学管理人员。

只要肯花千,辛格会根据需要把孩子打造成各种小众运动员。他自己当过教练,所有他非常熟悉运动员的录取流程。他会跟家长要一些孩子运动的照片,用修图把学生的脸放到一个运动员的身上。家长都觉得不可思议,但还是言听计从。一个加州的高管为了作假,第一次买了水球的设备,在家里的游泳池拍摄孩子打球的照片。家长之间也要相互打探,他们想了解对方孩子的申请方法。如果有人不敢作假,里奇会立刻打消他们的顾虑,他会说,我都做过很多次了,其他人都是这么做的。

他的口才简直不要太好,一段电话录音展示了他忽悠戈登卡普兰 师的过程,他说:我的这家公司市值两亿九千万美元,有一千名员工遍布全美,包括280名海外员工。我们帮美国最富有的家庭的孩子进入大学。我们认识所有NBA职业篮球协会和NFL职业榄球联盟的球队老板,我们有各种人脉。不光能忽悠家长,更厉害的是他能贿赂大学的体育教练。他买通的教练有斯坦福大学帆船总教练、首席体育主管、南加州大学的体育主管、耶鲁的足球教练等等。

他聪明,口才好,被发现后更是立刻向FBI“投诚”,因为他的配合,FBI才能指控50多个人。现在很多涉案人都已经受到的处罚,比如短期监禁,罚款;辛格依然是自由身,他需要一直配合FBI直到所有相关审判都尘埃落定。他已经承认了4项重罪,但是仍未被判决。他目前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大峡谷大学攻读心理学博士学位,每天还能开宝马去游泳馆游泳。现在,所谓的旁门已经关闭,但是,很多大学的“后门”依然向有钱人敞开。

作为最普通的申请者,我们还是要踏踏实实备考,真正的提升自己的竞争实力,才有机会进入名校。更多美国留学信息,欢迎继续关注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