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去世昔日弟子不敢相信 黄东春:没他就没我

“真的吗?你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消息?这是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崔教授到来一直是我负责操办的,我和他有着很深的感情。他让延边足球队整体上提升了一个档次,实现了大跳跃,没有他不会有延边足球的今天。

离开延边之后,我在2004年的图们市老年足球赛上、2005年延吉都见过他,2005年那次见面我还特别请了他和教练组吃饭。当时我见到崔殷泽的时候,他已经很瘦了,我听他说是胃癌。我很悲痛,他对延边足球的贡献绝对是不可磨灭的。”

“我在昨天(2月5日)就知道了这个消息,直到现在心情都很糟糕。今天球队的训练虽然照常进行,可是训练没有一点喜悦的氛围。现在的球员们十年前多数都才开始练球,他们也很悲痛。我想直接到现场参加崔老师的葬礼,可是因为签证问题,我不能成行。俱乐部和我本人已经向崔老师的家属发去了唁电,我已经托韩国的朋友送去了花圈。别说了,说到这些我实在是太难受了。”

“知道了,我在昨天就知道了,延边的朋友看到韩国的电视新闻,然后就给我打电话了。随后,我马上给崔教授的手机打电话,但却关机了。然后,电话打到他学生的手机上,才确认了崔老师去世的消息。昨天我一天都在忙办签证的事情,可是没有办下来。崔殷泽是我的恩师,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他绝对没有我的今天。真是太难受了,去年他还来杭州,我也陪着他在杭州玩了三天。元旦的时候打他打电话,他说‘身体不错,在家里养老。’没有想到……”

“是吗?听谁说的?你现在让我说和崔教授的事情我一时间也说不清楚(大约15秒以后)。崔老师去年还来延边州体校讲过课,我知道他有病,但是没有想到他离开得我们这么快。他是一个训练严格,私下对我们极好的一个老人。他要求我们,踢好球,必须先做好人。当时我们在比赛结束之后集体向老人鞠躬,这是因为朝鲜族的民族习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